• 6月12日傍晚一场阵雨后赛里木湖彩霞满天 2019-04-19
  • 理论的逻辑不算数。房地产金融资本一家独大就会是这样的结果。这就是阶级分析的观点。 2019-04-19
  • 歌曲《梨花又开放》将由中马歌手共同演唱 亮点提前看 2019-04-11
  • 各地干部群众坚决拥护修宪建议: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2019-04-09
  • 国务院安委办约谈三市政府负责人 2019-04-07
  • 以古鉴今,习近平多次提及屈原 2019-04-07
  • 澳大利亚世界杯直播故障频发引球迷愤怒 总理出面 2019-03-26
  • 候选企业:家乐福(中国) 2019-03-25
  • 互联网金融要念好“人”字经 2019-03-24
  • 职务科技成果转化奖金享个税优惠 2019-03-23
  • 公众论坛官方网站首页·南方都市报·南方报业传媒集团 2019-03-23
  • 这5棵“中国最美古树”在西藏 2019-03-13
  • 就是,适可而止,太多就太假了。[哈哈] 2019-03-13
  • 【互动话题】一句话形容过完年的你 2019-03-08
  • 江西省第33届“爱鸟周”正式启动 2019-03-08
  • 福彩3d走势图综合版:第893章 在北庭留下新的传奇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数学家破解11选5骗局 www.2jbc.com 推荐阅读:龙血武帝、大明钉子户、隐婚99天,总裁好眼光!、赌石鉴宝王、女总裁的近身特工、超级魔法农场系统、永恒圣帝、绝品小神农

    800小说网 数学家破解11选5骗局 www.2jbc.com ,最快更新刑警荣耀最新章节!

        第893章  在北庭留下新的传奇

        <span class="shuangxian">

        XING JING RONG YAO

        </span>

        然而,意外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市局分局领导,在派出所等候的时间有点漫长了,王为看着汗水一滴滴从二级警督的额头上冒出来,一滴滴往下淌。

        他派出去寻找卷毛的民警,明知这个案子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也明知市局领导分局领导对这个案子的重视程度,照理应该尽早回报。但这么久还没有一点消息,事情就显得很不寻常了。

        至少意味着,对卷毛的搜寻,并不顺利。

        一直等到一个小时后,还是没有消息传来,麦旭平终于忍不住了,对二级警督说道:“司马,你联系一下他们,问问看,到底怎么回事?”

        “不管有没有找到人,最起码要有个回报!”

        黄在俊加上了一句。

        “是!”

        二级警督二话不说,抓起会议室的座机就开始打传呼。

        九八年,移动电话依旧是很稀罕的东西,绝不是每一个派出所的基层干警都能人手一部的。这东西,老贵了,不但机子贵,话费更贵,还是双向收费的。

        一般人,真用不起。

        派出所除了主要领导,为了工作方便需要配手机,其他普通民警肯定是没这个待遇的。

        派出所也没有那么多的经费来支付话费。

        现阶段,传呼机依旧是派出所民警的必备物品。

        传呼打出去之后,会议室陷入了更加焦虑的等待之中,所有人心目中都升腾起一股不祥的预感,这次寻找卷毛,怕是没那么顺利。

        果然,两分钟后,会议室电话震响起来。

        二级警督几乎就一直都守在电话边上,电话一响,第一时间抓起了听筒。

        “喂,什么情况?找到人了吗?”

        不等那边开口,他已经一叠连声地问了。

        “所长,没有啊,找不到……”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同样焦虑无比的声音,听上去,年纪也不能算太小了,至少不是王为这种警校毕业还不到两年的“小鲜肉”。

        这样的重要任务,司马所长肯定是习惯性派那种比较老成持重,有丰富经验的民警去查。

        年轻小伙子毕竟嘴上无毛办事不牢。

        “怎么会找不到,一个大活人!”

        二级警督顿时就怒了。

        这个话其实说得好不蛮横。一个大活人找不到的情况多着呢。真要不想让你找到,随便找个地方躲起来,三五天不出门,你就拿他一点辙都没有。

        这又再一次证明了科技进步对刑侦技术的影响有多么深远。

        如果是在后世,只要知道了伊明的手机号码,哪怕他关机了,只要他没有把手机电池取出来,就能通过技术手段,精确定位他所在的位置。

        躲起来?

        没有那样的说法!

        但眼下,还真没这种手段,找人必须挨家挨户去问。

        “家里找过了?”

        发了火之后,见电话那边不吭声,司马所长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马吸一口气,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沉声问道。

        “找过了,问过他家里人,说已经出去好几天没回家了,打手机关机,打传呼也不回,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电话那边的民警很郁闷地说道。

        “我们现在,正在透过其他办法找他,但是需要一点时间……”

        “我们没时间耽搁!”

        司马所长呼呼地喘了口粗气。

        “司马!”

        眼见二级警督有些失态,麦旭平蹙眉喝了一声,止住了他继续发火,随即起身接过了电话。

        “我是麦旭平!”

        “麦局好!”

        “你们现在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尽快找到伊明,这个人,很可能就是破案的关键。要弄清楚他这段时间的具体行踪?!?br />
        “是,麦局!”

        对面的回答很坚决。

        麦旭平又鼓励了他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

        “这个卷毛,说不定就是嫌疑犯!”

        麦旭平这边刚一挂断电话,就有人忍不住说道。

        虽然这句话是纯粹的推理,没有任何佐证,却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同,不少刑警默默点头。

        今天能够坐在这间会议室里的专案组成员,就没一个是简单的,基本都是市局分局两级的精英刑警,对破案,他们有着近乎本能的直觉。

        从阿都提供的线索来看,卷毛无疑是知道有人要在交易会上“搞事情”的,然后现在真有人“搞事情”了,这个卷毛却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找不到人。

        这难道仅仅只是巧合?

        要知道,根据现场目击证人证实,“交易会抢劫杀人案”,犯罪嫌疑人是两个成年男子。

        一个是从首都过来的流窜犯,还有一个,难道不能是卷毛吗?

        这种可能性不能说没有!

        “关键我们现在找不到人,没办法证实这一点!”

        有人很郁闷地提出了异议。

        会议室里顿时又陷入了沉寂之中。

        “就算找不到人,要证实这一点的话,倒也不是没有其他办法?!?br />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大家循声看过去,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王大队脸上。

        王为挺直了身子,问道:“麦局,黄局,起获的枪支弹药和赃款上面,应该提取到了指纹吧?”

        这是现场勘查必须有的动作。

        黄在俊点点头,答道:“提取到了,不少,能够清晰辨别的指纹,就有九枚之多,可以肯定是分属于九个不同的人?!?br />
        “那就好办了,我们假设,这些指纹之中就有嫌疑人留下的,那么,我们可以把所有这些指纹都送到大山监狱去对比一下,阿都说了,那个流窜犯和伊明,都曾经在大山监狱服过刑,他们就是在大山监狱认识的。虽然他们都出狱了,监狱那边,应该还留有他们的指纹档案吧?”

        大部分制度健全,管理严格的监狱和劳改队,是会做这个动作的。

        尽管罪犯刑满释放之后,个人档案会转移到原籍所在地,但指纹,血型之类的个人档案,一般都会留存在监狱,以备查询。

        虽然在理论上来说,刑满释放人员和劳教释放人员,在刑满或者解除劳教的那一天起,就自动恢复了公民权,应该和普通公民一样同等对待。但实际上,还是有所不同的,他们纵算回到地方,也是重点监控对象。

        倒也不是完全出于偏见,而是过往的无数事实证明,这些两劳释放人员,重新犯罪的几率很高,远比普通人犯罪的几率高得多。

        固然有一些罪犯经过劳动改造之后改邪归正,重新做人,但也有部分罪犯,在监狱里学到了更多的犯罪技能,出狱之后,比以前更狠。

        留下他们的指纹和血型等资料在监狱,对于各类刑事案件的侦破,有十分现实的意义。

        麦旭平一拍脑袋,有点懊丧地说道:“对啊,我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其他人也纷纷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倒也不是说,王为的经验真的比所有这些人都丰富,脑袋瓜子比他们都灵光,转得比大家都快,而是这个案子,他比大家都多了那么一点印象,而且阿都几天前招供的那些线索,尽管当时被他当作无稽之谈驳了回去,其实却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深处,从未消散。

        所以凡是与这个案子相关的,他的反应就是要比其他人更快一步。

        黄在俊望向王为的眼神,也满是欣赏之意,不过这种欣赏并没有在言辞间表现出来,随即扭头吩咐刑警大队的同志。

        “快,马上联系大山监狱,把指纹给他们送过去!”

        大山监狱其实离北庭市并不近,地图上直线距离都有六百多公里。好在天山省的地理情况和天南省完全不同,天南省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山地丘陵,就没有平原这种概念。天山省刚好相反,到处都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

        地图上直线距离六百多公里,实际距离也不会远太多的,而且路况比天南省省道要好得多,车行速度自然远在天南之上。

        配两个司机,可能七八个小时就能赶到。

        相对来说,大山监狱距离北庭市算很近的了,要知道,天山省的版图,远非天南省可比的。这里一个县管辖的面积,甚至超过了内地很多省份的面积。

        在天山各地,还有许多戒备森严的监狱和劳改农场,关押了大批从其他省份押解过来劳动改造的犯罪分子。其中距离北庭市最远的一座监狱,地图上直线距离足足有一千多公里,那可能就要开飞机过去了。汽车非得走上一天一夜不可。

        专案组会议很快就结束了,麦旭平安排了大量人手,继续寻找卷毛。能够直接找到这个人,当然是最好的。

        王为和程雪这几位边城来的同志,继续办理“贩毒团伙案”。

        等大山监狱那边传来确切的消息,至少也得是十个小时之后的事了。固然,北庭市公安局可以用传真的方式将现场提取的那九枚指纹传给大山监狱,但如前所言,传真的失真度很高,指纹比对是相当细致的工作,失真度那么高的情况下,对比出来的结果,未必就是可信的。

        在这个案子上边,不能出错。

        最保险的方式,当然是派专人携带指纹样本赶过去了。

        会议结束之时,麦旭平忽然说道:“王为同志,辛苦了,今天下午,我请你吃饭?!?br />
        “大家一起去!”

        后边这句话,麦局肯定也是要加上去的,要不然,北庭的同志得有意见了。

        但一句话分开做两半说,并且不再叫他“小王”,而是很正式地称呼“王为同志”,麦局长对王为同志的欣赏,不问可知。

        如果这个案子真的能够顺利侦破,那么毫无疑问,王为同志又要在北庭市留下一个传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6月12日傍晚一场阵雨后赛里木湖彩霞满天 2019-04-19
  • 理论的逻辑不算数。房地产金融资本一家独大就会是这样的结果。这就是阶级分析的观点。 2019-04-19
  • 歌曲《梨花又开放》将由中马歌手共同演唱 亮点提前看 2019-04-11
  • 各地干部群众坚决拥护修宪建议: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2019-04-09
  • 国务院安委办约谈三市政府负责人 2019-04-07
  • 以古鉴今,习近平多次提及屈原 2019-04-07
  • 澳大利亚世界杯直播故障频发引球迷愤怒 总理出面 2019-03-26
  • 候选企业:家乐福(中国) 2019-03-25
  • 互联网金融要念好“人”字经 2019-03-24
  • 职务科技成果转化奖金享个税优惠 2019-03-23
  • 公众论坛官方网站首页·南方都市报·南方报业传媒集团 2019-03-23
  • 这5棵“中国最美古树”在西藏 2019-03-13
  • 就是,适可而止,太多就太假了。[哈哈] 2019-03-13
  • 【互动话题】一句话形容过完年的你 2019-03-08
  • 江西省第33届“爱鸟周”正式启动 2019-03-08